香港横财富平特一肖,正版六肖王,平特一肖规律
首页 财经 汽车 房产 教育 科技 商业 文化 农业 民生 服务 出行 商讯 健康 旅游 时尚 维权
» 农业» 内容正文

香港民建联副主席:辱国犯“天条”不容姑息无可退让

发布时间:2019-12-07 15:30:17

  【环球时报赴香港特派记者 范凌志】编者的话:香港“青年新政”候任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,在立法会宣誓仪式上公然辱国,鼓吹“港独”,引来社会各界谴责。11月2日,有消息称,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或将对香港《基本法》相关条文作出解释,在香港引起极大震动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近日赴港专访“反辱华反港独大联盟”副召集人、民建联副主席陈勇,他对记者表示,梁、游等人可恨又可怜,执法部门对于这类人就要敢于执法,与此同时要拨乱反正,将那些蒙蔽香港青年人心灵的“毒”清理干净。

  “这种连自己国家民族都不认的人,我们也不要!”

  环球时报:您听到梁、游二人在宣誓时说出辱国言论是什么感受?

  陈勇:当时我们正在外边看电视直播,第一感觉是非常震惊,随后很愤怒。就好像是犹太人看到另一个犹太人公然用纳粹手势侮辱同胞,或是有人在基督教堂对着基督徒亵渎上帝。他们得罪的不是政治对手,而是全球华人。

  环球时报:他们做出如此极端的行为,背后是什么心理作祟?

  陈勇:他们不知民间疾苦,不知道自己生活在怎样一个社会,不当家不知柴米贵。他们平时满嘴胡说八道,只限于那一个小圈子,自以为很过瘾。当他们出来参选立法会议员,并侥幸出线时,突然有了一种“政治暴发户”的感觉,很狂,已经不知天高地厚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讲话就显得语无伦次了。

  其实,他们自己可能也不太理解“支那”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,就好像他去一个地方,别人告诉他某个词是问候别人祖宗十八代的,绝对不能讲,然而他们觉得只要能刺激到别人,就偏要讲。首先,这种话收不回,并且这句话引爆的民愤也不是他们之前所能预料的。所以他们在讲完之后,第一时间说这是“鸭脷洲”口音,虽然拒不道歉,但也不敢大声承认,连他们自己的支持者都指责其敢做不敢当。

  前几天在冲绳,有一个日本警察也是用“支那”这两个字侮辱当地人,结果冲绳议会全体都要谴责这名警察,日本警方也要求他道歉。连日本人自己都觉得讲这两个字是羞耻的,不敢为其祖辈的法西斯行为护驾,香港这两位应该照照镜子——当然,就算他们不想做中国人,也改变不了自己的血统。

  梁、游等人可恨,但也很可怜。他们可能很想做英国人,在网上举着英国旗说要重新归入英属,但英国网民怎么讲?人家说:“这种连自己国家民族都不认的人,我们也不要!”

  如果“港独”都可以姑息,还谈什么凝聚力?

  环球时报:“反辱华反港独”大联盟是怎么成立的?

  陈勇:香港的民间社会很发达,商会、各界联会、妇女会等组织多如繁星,平时在一些大的节日,如庆祝回归、国庆时互动很强。另外就是一些大事发生时,大家就聚在一起,共同讨论怎样行动。以前“反占中”“保普选”等活动中,都是这些民众为主体。

  其实这一次梁、游两个人本身的能量不大,但由于没有底线,他们刺激到了香港每一个政党和社会中各界别团体,大家的震动几何级地蔓延开来。“大联盟”成立前,我们看到相当多报纸、杂志以及网络上各个团体的代表纷纷站出来谴责,在网上搞签名的都是在自发地去做。这些行动促成了“反辱华反港独”大联盟的成立。

  一位商界朋友跟我讲:“非笑莫开店,我们商人讲究和气生财,一般不在公开场合表达与人不同的政治意见,但这一次实在不能忍。”在抗议现场,我们看到一些经历过抗战的老战士老泪纵横地讲:“我们曾亲耳听到日寇是怎么用‘支那\\’来侮辱中国人……当年我们为抗日而战,今天要为抗‘独\\’而战!”

  环球时报:您认为“大联盟”应当发挥什么作用,对这二人应如何处理?

  陈勇:在法、理、情三方面,梁、游二人都是彻底违反的。法律方面,我们呼吁执法部门要敢于执法。之前政府对一些行为的判决都很心虚,一个小贩无照经营都会罚得很重,但煽动仇恨、恐怖、在街头暴动却可以轻判的话,就应了“破窗效应”:坏人会肆无忌惮。

  道理方面,他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,不承认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。就好像一个人都不相信基督教,那他去教堂做教士不是很荒唐吗?只有一个可能,他进去就是想摧毁教堂。

  情感方面,一个人有不同政见可以理解,香港毕竟是多元社会,但他们现在公然侮辱的是全球华人,甚至对不起自己的父母。我们大联盟这样的民间力量应该在道德上批判他们,即使他们死不悔改,我们也希望用这种行动来影响下一代,增强全球华人的凝聚力。

  香港是法治之地,对于他们触犯法律的行为,应按基本法来追究。基本法第一条开宗明义: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。之后的所有条文都源于这个基础。“23条立法”还没有实现,这是个遗憾,澳门通过了“23条立法”,现在澳门就没开出这种“独花”。连美国这样号称最民主的国家,在“9·11”后制定了可能是世界上最严厉的安保法律,可见保卫自己国家民族的安全在各国都是一个“天条”。

  香港虽然暂时没有“23条立法”,但不代表没有办法惩处他们,香港有各种公共治安条例。他们有没有煽动仇恨?在这方面是有法可依的。香港很多人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来做龌龊的事,执法部门和媒体对他们又一直姑息。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香港的立法、司法和执法部门利用现有的法律对其绳之以法。

  如果“港独”都可以姑息,可以任他们侮辱国家、民族和同胞,那还谈什么凝聚力?肯定四分五裂!在这一块我们退无可退,再退的话,以基本法等各项法律为基石的香港繁荣稳定就没有了。

  要在各界补上一课,肃清蒙蔽香港青年人心灵的“毒”

  环球时报:是什么原因让一些香港年轻人如此仇恨祖国?

  陈勇:香港回归后,历史课不是必修课,修读中国历史的人日益减少。知历史才能知兴衰,不了解本国历史的人是无根的,正是历史教育的缺乏才导致出现了梁、游这样数典忘祖的人。广东人常讲“你知道你爸爸姓什么吗?”就是说有些人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。

  我们看到,以前有一些帝国主义的国家到一个地方殖民,第一件事就是要“去其史、断其根”。香港被人家殖民了一百多年,都没有断掉根,但现在有人还在这样做,而且取得了一定效果。

  “反辱华反港独”的行动只是一个开始,远远没有结束。我们要借这个机会,在民间推动更加轰轰烈烈的国民教育、历史教育,为香港的年轻人和各界市民补回这一课。

  环球时报:回归后香港从欢欣鼓舞到“港独”抬头,可否说问题出在教育?

  陈勇:这是个渐进的过程。回归非常成功,直到现在,一些民主党的开山元老都是支持回归的。但是,美国为首的一些境外势力,不想看到中国强大,这种力量无时无刻不想拖中国的后腿。

  回归初期,即使金融大鳄索罗斯搞风搞雨,但我们有国家支持,保证香港没在经济上像韩国、泰国一样受到重创。境外势力发现,中国的“内功”比较强,通过一两次事件来拖慢中国的步伐不容易做到,于是改用“潜移默化”方式,在媒体、网络上培养一些代理人,“以华制华”“以华辱华”,让中国人觉得自己的祖先不行、自己的历史不行、自己的国家不行,只有靠别人。

  举个例子,按道理,香港大学里教法律的教授最应该信法,最应该维护法治,但他们中一些人公然站出来破坏法治,称非法“占中”是“反对恶法”,站在年轻人后边说“有什么事我帮你”。结果在执法部门办案时,甩一句“我回大学教书了”,逃得比谁都快。

  环球时报:说到境外势力支持,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

  陈勇: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,美国官员曾毫不讳言香港的非法“占中”是他们在后边出钱出力。虽然当时已经有报道称“占中”人士有用不完的钱,用的手机都是最新的,沟通的机密性是军事级的,但还有人认为这是“阴谋论”。结果,美国人自己都这样讲了。

  香港是国际化大都会,美国在香港的领事馆是拥有全球最多雇员的领事馆。有人称“香港是一个国际的情报中心”。中东那么多次“颜色革命”,到后来发现背后都有黑手,都是利用年轻人来试图推翻现政权。由于我们有国家支持,坚定地依法办事,非法“占中”才没成气候,让一些幕后操盘手在网上称“香港年轻人不行”,“没有经过军训,不够恐怖,所以干不成事”。

  这次辱国事件只是一个集中的爆破点,但过去一百多年,殖民者在香港用潜移默化的方式从文化、语言上分化香港人和内地人。我们读中学时,鸦片战争以后的历史基本是不怎么学的,即使课本里有也可以不教。历史考试多是明朝以前的,就是为了把近代史上西方列强丑恶的一面和中国人所受的苦难隐去,让香港的中国人一味崇拜西方,对自己族群产生厌恶和仇恨,造成人心的隔离。所以,现在香港回归了,土地回归了,但人心回归还是一条很长的路。

  人心的回归必须要建立在拨乱反正基础上,把人家以前种下的蒙蔽香港青年人心灵的“毒”清理干净。所以还是要回到刚才的问题,我们应该学美国、英国,历史必须是必修课,而且鸦片战争以来的近代史、法律知识应该是重中之重。香港青年人,包括各界人士都应该补回这一课。
更多精彩:
幸运飞艇打开7039n.com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